在新年到来之际,制药行业高涨的操纵热情似乎并未出现任何改变。


复杂的收购史

2014年,受美国严打海外避税影响,AbbVie放弃了对Shire高达550亿美元的收购计划。Shire也因这桩收购计划失败而获得了15亿美元的分手费。同时,Shire的CEO公开就这笔收入在用于“我们认为能够推动我们成长的目标”上的“额外火力”进行讨论。


到2015年中期时,Shire的角色发生了逆转:其从一家被美国公司收购的目标成为了美国制药公司Baxala的收购方。Baxala董事会在7月份拒绝了Shire的收购要约,随后Shire在第二次收购中试图进行敌意收购,但此举也遭到了Baxala股东的拒绝。如今,2016年1月,Shire正在试图进行第三次收购。


Shire向罕见疾病领域的进军

Shire公司最出名的旗舰药品可能当属阿得拉(Adderall),但近些年来该公司不断扩展经营范围,其产品尤其重视罕见疾病药物,而这一领域也正是Baxalta的重点所在。此次收购Baxalta也不是Shire首次进行此类收购,其在2015年1月份收购了专门生产罕见疾病药物的NPS制药公司,又在11月份收购了另一家专攻罕见疾病的制药公司Dyax。不过,这两家公司的收购规模都在50亿美元左右。而对Baxalta的收购规模可能是这一数字的六倍之多---320亿美元,其中包含了现金和股票。


一方面,此次收购有望使得Shire的年收入在2020年时激增至200亿美元。另一方面,此举还有一个重要的影响:作为一个更大的公司,Shire本身成为其他大型制药公司收购对象的可能性也就大大降低,进而使其更加专注于自身的增长与扩张。


投资者反应

就目前来看,投资者对这一举动的反应还算积极。截至1月18日收盘,Shire公司股价收盘于4,308.00,较1月11日收购计划宣布之前的3,925.00相比已经上涨了10%。在2015年,Shire公司的股价波动十分剧烈,其股价在8月份时比年初的水平高出了20%,但在12月底时已经回吐了所有涨幅。对Baxalta收购失败也可能是其股价下跌的原因之一。但如果这一收购能够顺利收尾的话,Shire公司的股价也是否会因此而受到长期的利好影响呢?答案是不确定的。


不管如何,Shire最新的收购活动意味着制药行业的并购狂热远未结束。在2015年,制药行业的并购活动高达500亿美元,这就带来了另一个问题:2016年又会是什么样呢?